阿裏 、美團接連被罰 ,團餐會不會也有“壟斷”一說 ?
欄目 :行業動態 發布時間:2021-04-28

“利劍”落下 :

 

日前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網站突然發布消息 :近日 ,市場監管總局根據舉報,依法對美團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 。

 

早前 ,阿裏也因壟斷被罰182億元 !

 

市場監管總局處罰的理由是 :阿裏巴巴集團利用自己在網絡零售市場的支配地位 ,獲取不正當競爭優勢 。

 

雙方的共性是 ,利用自己壟斷市場的特殊地位 ,左右或者逼迫客戶做選擇 。

 

對此 ,行業曾掀起一波討論,餐飲業有無可能出現壟斷地位的“巨頭” ,再進一步思考 ,團餐業有無可能 ?



壟斷市場條件 ,

團餐業並不滿足

 

其實 ,關於美團被查或被罰的消息並未斷過 。來自澎湃新聞的資料顯示 :

 

4月14日 ,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就美團不正當競爭行為作出判決 :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團)將向上海拉紮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餓了麽)賠償35.2萬元 。

 

2017年6月 ,因利用在當地占有量最大的優勢地位 ,強迫商家簽訂“合作承諾書” ,浙江金華市市場監督局就對美團做過處罰 ,合計罰款52.6萬元 。

 

2018年5月 ,江蘇省淮安市清江浦區市場監管局認定美團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 ,罰款7萬元 ;


2019年3月 ,因涉嫌誤導 、欺騙 ,強迫用戶修改 、關閉 、卸載其他經營者合法提供的網絡產品或服務 ,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美團外賣處罰 ,罰金25萬元 、責令停止違法行為 ;

 

2020年4月10日 ,廣東餐飲協會官微發布《廣東餐飲行業致美團外賣聯名交涉函》 ,指責美團涉嫌實施壟斷定價 ,新開餐飲商戶傭金最高達26% ,已超商家忍受臨界點 ;

 

2021年2月 ,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 :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金華分公司實施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損害了拉紮斯公司(餓了麽)合法權益 ,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並賠償後者100萬元經濟損失 。

 

其實 ,關於反壟斷 ,市場監管總局早就打過招呼 。4月13日 ,市場監管總局會同中央網信辦 、稅務總局召開了互聯網平台企業行政指導會 。會上提出“五個嚴防”“五個確保” ,對強迫實施“二選一” 、濫用市場支配地位 、實施“掐尖並購” 、燒錢搶占“社區團購”市場 、實施“大數據殺熟” 、漠視假冒偽劣 、信息泄露及實施涉稅違法行為等問題必須嚴肅整治 。

 

很多學者就提到 ,中國電商是個典型的“寡頭壟斷”市場 ,那麽 ,團餐有沒有可能進化到“寡頭壟斷”市場呢 ?




經濟學對“寡頭壟斷”是有定義的 :寡頭壟斷是指一個市場中每個公司的產品無獨特性 ,並且競爭者的數量有限 。

 

它的特點是:

 

1 、基本上是同質產品 ,如基本的化學製品或汽油 。

 

2 、相對少的銷售者 ,如一些大的公司和許多小的跟隨大公司的公司 。

 

3 、公司相互監視市場價格,如果自己提高價格 ,顧客也不會太大規模的流失 。

 

目前來看 ,團餐一條都不滿足 。無論是拚產品還是拚服務 ,團餐競爭都相當激烈 。而且在一個甲方支配的格局中 ,團餐都不可能隨意漲價 。


體量不夠大 ?

區域有無可能 ?


除此此外 ,判斷行業壟斷一個最簡單的標準就是頭部企業的市場占有率 。反壟斷規則裏 ,對於市場是否壟斷的份額標準大概是這樣的 :

 

1 、一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份額達到1\2的 ;

 

2 、兩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份額合計達到2\3的 ;

 

3 、三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份額合計達到3\4的 ;

 

以上三個標準 ,也沒有任何一家團餐企業可以做到 。

 

在國內 ,團餐百強企業市場集中程度僅有5% ,在美國 ,團餐前五強就占有80%的市場份額 ,日韓前五強也占有60% 。


據了解 ,目前在中國百強團餐企業中 ,營收超過30億的企業隻有3% 。相較而言 ,中國團餐市場依舊非常分散 ,頭部品牌也並不拔尖 ,具有巨大的開發潛力 。

 

目前除了南方的中快 ,北方的千喜鶴 ,大量的中小型團餐企業還都是“小 、散 、弱”,沒有正真一家覆蓋全國範圍的團餐企業 。毫無疑問 ,這是個巨量的螞蟻市場 。

 

不過 ,有分析指出 ,落腳到區域市場 ,已經呈現出各自的團餐“霸主” 。

 

京津冀地區有金豐 、快客利 、健力源等團餐品牌 ,長三角區域有上海的麥金地 、綠捷 ,安徽的長快 、蜀王 ,南下珠三角地區有東莞的鴻駿膳食 。他們作為團餐領域的“腰部企業”,分別取得傲人的成績 。


另外 ,很多團餐企業今年正在接洽資本進場 ,目前來看最有上市可能的當屬上海的麥金地 。其成立十年來一直專注白領市場 ,業務涵蓋高新產業園區 、政府機關 、大型國企 、世界500強四大板塊 ,早在2015年就已實現10億營收 。

 


在外界看來,團餐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經營單元 ,在經營屬性上存在一定的灰色地帶 。團團經常聽到一種聲音 :“區域團餐市場處於熟人社會狀態 ,很難分食 ,即使是大型團餐或者外企 ,沒有關係也很難撬動 ,這其實就是一種區域壟斷 。”

 

不過 ,真正的經營壟斷 ,並不構成 。

 

在有據可查的關於餐飲壟斷的罰款案例中 ,最早的一起是2019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的由內蒙古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查處的赤峰市巴林左旗餐飲行業壟斷協議案處罰決定書 ,巴林左旗餐飲行業商會及4家涉案企業因聯合抵製交易的壟斷行為合計被罰65萬元 。

 

其被罰細節在於 ,商會以降低會員單位的原材料采購成本,保障原材料質量安全為由 ,對啤酒 、白酒 、糧油 、肉 、調味料等部分餐飲服務用量較大商品實行“捆綁式招標采購”製度 ,以合同約定 ,參與統一采購活動的會員單位不得從非中標單位以外的經營者中購買同類商品 ,不得以低於中標價格向非會員單位銷售合同約定商品 。

 

但在目前團餐企業經營過程中 ,已經非常透明 。“以前總有人指摘團餐企業招投標操作 ,但是甲方首先已經認可來投標的各家公司 ,並且很多企業是讓工會 ,群眾代表參與評選 。”北京麥金地總經理李亞東認為 。

 

而且 ,談到所謂的區域性 ,李亞東則指出 ,區域團餐能夠做大在於地方的團餐企業相對認識的客戶多 ,信息多 ,能提前得到甲方的熟悉和了解 ,“廚師服務人員本地化 、菜品口味本地化 ,那肯定比外地的公司有優勢 。” 




團餐供應鏈或信息化平台

能否“壟斷” ?

 

有觀點認為 ,如果餐飲領域出現“寡頭” ,那麽 ,隻能是供應鏈企業或平台 。

 

而隨著國內基建 、互聯網 、物流體係的不斷完善 ,餐飲食材供應鏈行業格局初現 ,每條細分賽道裏都出現領先的供應鏈品牌 。

 

從不同領域來看 ,餐飲供應鏈初步可以分為幾類 :

 

第一類 :B2B的生鮮平台 ,比如針對中小餐飲商戶的美菜網 、美團的快驢;

 

第二類 :從傳統餐飲企業裂變而來的供應鏈品牌 ,擁有中央廚房以及產品研發能力 ,比如海底撈的蜀海供應鏈 ,主要服務於大中型連鎖餐飲客戶 ;

 

第三類 :專注某一賽道的餐飲供應鏈 ,比如服務團餐食材供應商的望家歡 ,專注於淨菜供應的裕農 ,以及真功夫旗下的快餐供應鏈功夫鮮食匯 。


第四類 :單一品類食材供應鏈 ,比如專注餐飲爆品垂直的食材供應鏈的信良記 ,定位火鍋燒烤一站式的食材超市的鍋圈食匯 ,速凍產品供應鏈的千味央廚 、安井 、三全……

 

這些供應鏈品牌在各自賽道裏快速布局當中 ,但食材供應鏈領域很大 ,賽道分散 。向上考驗把控程度 ,向下考驗服務能力 ,同時還考驗物流 、信息化能力 。

 

如果隻看團餐供應鏈 ,望家歡無疑是其中最有競爭力的。作為團餐配送賽道的領頭羊 ,望家歡每年營業額超20億元 ,團餐配送業務幾乎占據整個華南市場 ,而在疫情大環境下的接連融資 ,讓其有充足的彈藥向全國市場進軍 。

 

而蜀海作為國內食材供應鏈的領軍企業 ,也已經在逐步探索放大團餐場景的食材配送 ,相信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份額會持續擴大。

 

但如果形成寡頭 ,這個目標短期內極難實現 。

 

那麽 ,團餐信息化平台呢 ?

 

目前 ,主導這方麵建設的 ,以禧雲信息 、滿客寶為代表的幾家已經形成一定的生態 :

 

覆蓋食堂全流程管理的專業團餐ERP為核心產品 ,同時具備各類智能軟硬件係統集成 ,及線上線下運營能力的一站式智慧食堂解決方案。

 

此外 ,具備軟硬件研發能力的智慧食堂設備廠商也已經脫穎而出 。

 

如智能出品設備及結算設備廠商雄偉科技 、鼎順科技 、南京小牛 、大唐智訊等 。


但是 ,由於團餐業涉及的利益相關方更多 ,產業鏈條更長且更複雜 ,信息化推進的訴求各不相同 。目前 ,同樣沒有一家信息化企業 ,能夠輸出完整的解決方案 ,市場份額也無法做到集中 。